舒羽

求看一下(?)这里是舒羽,黑塔利亚本田家常异男女体都喜欢,爱娜娜一二,基本上杂食类的,Q号2642209670欢迎扩列( ´∀`)

【等待】dover

❏ dover无差。


❏高考英、大学法。


❏ooc是我的,dover很美好阿!!


❏小段子注意。(完善这篇文什么的……咳咳咳,养养鸽子也不错)


      「弗朗西斯你等着,我就不信了。」亚瑟坐在桌前,一边埋头看着书一边对手机大喊。


  「哥哥我等着阿——考不上,那就是证明亚蒂你不够聪明。」手机里头传来弗朗西斯的声音,嘲讽的词句此时从他嘴里出来都不一样了。


  「考上了你想怎么办?」亚瑟停下手上的的动作,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就算知道这样看不见对方。


  「考上了就来找哥哥我,有礼物,当作恭喜你的礼物。亚蒂,考试加油。」——亚瑟一直记着,弗朗西斯也没忘。


  亚瑟本身就是个聪明人,考试对于他来说只要努力点基本上不会考很差。弗朗西斯进的大学并不好考,所以亚瑟特别努力,特别、努力。


  「弗朗西斯!我考上了!」放榜那天,亚瑟得知上榜第一时间就拿起手机跟弗朗西斯说了这句话。


  恭喜你亚瑟,我等你。——这是弗朗西斯最后一次跟亚瑟说的话。



  「『恭喜你亚瑟,我等你。』哥哥我……还是没等到你。」弗朗西斯一身黑西装,一朵白玫瑰拿在手中,还有一枚戒指。


  他放在墓前,身子停顿了下,往后站了一步做出绅士行礼,说了一句「我,等你。」后离开。


Fin.


【黯葵/葵黯】灵魂交换

❏灵魂交换如此八点档的梗……。

❏ooc预警。

❏最后肉末……实际上真的没什么。

❏至于是葵黯还是黯葵……个人偏葵黯,但是怕有人看完之后觉得是黯葵所以没打tag了。

  00.

  本田葵很懵逼。

  王黯也很懵逼。

  到底为什么他们会灵魂交换?

  01.

  「王黯,敢请您昨天做饭的时候是加了奥利弗的杯糕吗?」本田葵看着眼前有可能是罪魁祸首的人。

  「爷还没蠢到收下他的杯糕然后加到饭里好吗!再说了,要是真的加了我还会吃?」王黯矢口否认虽然他真的没加下去,但还是从奥利弗那里收了一个杯糕。

  奥利弗的杯糕:我是无辜的,别想赖在我身上。

  02.

  「啧……」王黯尝试坐起来,但他发现腰有点疼。

  本田葵挑了挑眉看了一下他,笑了一声把“自己”扶了起来,在腰后垫了枕头。

  「让您节制一点,不懂节制的下场就是自己体验一次。」本田葵看王黯腰疼,简直乐的。

  「小兔崽子,别以为咱俩换了身体爷就不敢做什么了。」王黯暗里发誓,不管有没有换回来,他会给本田葵一个难忘的体验。

  03.

  「行,小生等着。」不知道是不是换了身体的缘故,本田葵总觉得自己变得十分慵懒。

  「去、做、饭!现在这样爷都做不了饭好吗?!」王黯朝本田葵扔了个枕头,本田葵接住了,还给他塞回王黯的腰后。

  「省点心……还能扔枕头小生想您腰还不、够、疼。」本田葵伏在王黯的耳边,压低了声线说着,最后几个字还特别的加重。

  本田葵,你知道你在玩火吗?

  04.

  「依爷看,这几天让你做饭好了。」王黯坐在床上,手里滑着手机,吃的是本田葵一口一口喂的。

  ……王黯您大爷的,能在懒一点吗?爷还能。

  “叮咚”一声,打断了本田葵的内心小剧场。

  「您自己先吃吧,小生去开门。」本田葵把饭碗推到他手里。

  「喔,好……」王黯突然想起些什么突然大喊了一声「等一下!」

  「是您们阿……」来不及了。本田葵开门了。

  05.

  「您?」艾伦挠了挠头「王黯你疯了吧?还是吃了这家伙的杯糕开始胡言乱语了?没事学本田葵那家伙说敬语干嘛?」艾伦后面的奥利弗开始抱怨,他们两个倒是很自然的走到客厅,坐下来。

  「……咳,爷去看一下小…小兔崽子。」本田葵都不敢相信自己是怎么从牙缝里钻出这句话的。

  「王黯,您解释一下?」本田葵双手双手抱胸,看着躺在床上的王黯。

  「爷给忘了……今天约了他们打游戏……」

  「王黯! $*%%(#&^$((#&」

  「小兔崽子你冷静一点!我怎么知道咱俩会互换!」

  客厅里的艾伦:奥利弗,他们又吵了?

  坐在艾伦旁边的奥利弗:下一秒会不会吵到床上去了?

  艾伦、奥利弗: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06.

  呼……本田葵深呼吸了几次,视死如归的走到客厅看着已经玩起游戏的两个人。

  「你们两个今天怎么会来?」

  「不是你上次说日子无聊找我们打游戏的吗?」艾伦看着电视萤幕,无言的回应着。

  「喔,爷忘了,不过本田葵那小子生病了,爷今天也没时间陪你们打游戏,下次吧下次。」本田葵觉得自己简直是戏精。

  「欸欸欸奥利弗!左边!放招啊!」艾伦死握着尤其手把,直到看到GAME OVER的字样出现才放开。

  「好好好,去照顾你家那位吧,奥利弗我们走吧。」艾伦先离开,奥利弗停留了一下子,跟以为是王黯实际上是本田葵的王黯说话。

  07.

  「怎么样?那个杯糕里的调味不错吧?」奥利弗一脸期待听到评语的表情看着他。

  本田葵懵了,什么杯糕?王黯不是说他没加?

  「奥利弗……你在杯糕里加了什么?」本田葵假装加了,打算问出个真相。

  「欸?没有反应吗?怎么可能,Oil记得加了x药的说……没用吗?」奥利弗戳了戳自己的脸颊后双手搭在他肩上,「没想到这次失败了阿……还是加的太少?让王黯你失望了啊,下次Oil会多放一点!」奥利弗拍拍他的肩之后,离开了。

  很好,王黯。

  08.

  「老狐狸,您晚餐想吃什么?」接近傍晚,本田葵问了躺在自己腿上的王黯。

  「呦,小兔崽子良心发现了?爷想吃楼下王老伯卖的面线羹。」王黯没察觉到什么,还是滑自己的手机。

  「那您起来,小生去买。」「欸,好嘞!」

  王黯没想过,这小兔崽子要造反了。

  09.

  「老狐狸,好吃吗?面线羹。」王黯觉得本田葵这个笑很诡异。

  「嗯……还不错啊,为什么这么问?」王黯想了想,今天他都待在房里,艾伦跟奥利弗那俩来的时候也没出去闹,小兔崽子这是咋了?

  「好吃,那就好,小生先去洗澡了,房里等着呢。」本田葵心情愉悦的去洗了个澡,留下本来一脸懵逼后来惊吓的王黯。

  「……握槽!本田葵你个小兔崽子怎么知道的!!!」王黯大喊。

  「好心的柯克兰先生说的。」走进浴室前,本田葵听见王黯大喊也给了个回应。

  10.

  「哈……等……」本田葵看着在自己身上的人,虽然是自己的样貌但是脑补还是做得到。

  「怎么样?老、狐、狸?」本田葵轻咬了对方的耳垂,下///身的挺///进倒是一次比一次用力和深///入。

  「靠……好…好你个小兔崽子……等换回来了,看爷怎么对付你……呃!」本田葵半眯着双眼看着他,「那等您先撑过今天吧?不是您教小生说要享受当下的吗?」

  一次的双方缴械是这夜的开端。

  「夜,还长。」本田葵捏着对方的下巴,说了这句话,虽然是自己的样子,但是似乎有点有趣。

  fin.

湾诞贺文

❏ooc预警。
❏全文繁体。

   滴答滴答……寂靜的黑夜裡,連房裡時鐘走動的聲音都顯得格外清楚。

  「10、9、8、7、6、5、4、3、2、1」坐在電腦桌前的女孩,盯著屏幕上的電子時鐘倒數,日期在她倒數完的那一刻跳到了10月25日。

  女孩心滿意足的站了起來,摸著黑走到的樓下,喀噠一聲,飯廳的燈亮起,桌上擺著一塊草莓奶油蛋糕,女孩坐到蛋糕前的位置,點了蠟燭,雙手十指交扣眼眸垂閉。

  「生日快樂,我自己。」

  手機的訊息打擾了女孩的許願,她疑惑的點開群消息的通知,畢竟這個時間會在線上的並不多。

  王耀:曉梅生日快樂!

  本田菊:灣灣,生日快樂。

  王濠鏡:生日快樂。

  王嘉龍:生快。

  林曉梅:謝謝大家(*´∀`)有機會再一起吃老師煮的飯啊!

  「啊……什麼時候……」眼淚自眼眶流下,桌子上的淚痕一點、一點,越來越多。

  什麼時候她被發現的。

  什麼時候她到王耀那裡的。

  什麼時候她看見本田菊從王耀面前搶走她的。

  什麼時候她有了自主意識的。

  又是什麼時候開始,漸漸地,成了現在這樣。

  「時間,真快。」吃完蛋糕的她,站在陽台邊仰望星空。

  「希望你/妳們能過的更好,我一直看著。」即使這一天,只有我一個人記住,我也祝福與希望你/妳們,能過得更好。

  Fin.

【梦】联五

突然的脑洞。

会出现味音痴(子米成英和双成人)、贞法、红色、仏英、金钱、极东,实际上也没有什么爱情,基本上都是兄弟而已,怕有人雷所以把可能出现的都打上了。

ooc预警。

‗‗

【阿尔弗雷德】

  你说阿尔弗雷德的梦可能都是在吃汉堡吗?怎么吃也吃不完的那种。不,其实他做这个梦的次数很少,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几次。

  他和亚瑟坐在窗边的桌椅,桌上摆着已经泡好的红茶,茶香四溢——亚瑟泡的,阿尔弗雷德很喜欢,虽然他没喝。另一个人的桌上也摆了个杯子,一样的暗红色,却带着小气泡浮着,可乐——亚瑟没怪他为什么把可乐装进茶杯里。

  食物的搭配优点奇妙,一个是分了一半的司康,一个是比平常小了点的汉堡,这么冲突的画面却谁也没提起,偶尔两个人还谈笑几句,很是和谐。

  这是阿尔弗雷德最常做到的梦,听说当晚如果亚瑟跟他做了一样的梦,隔天两个人还真的实行了这件事,其余的人看到还以为他们两个傻了。

  如果不是这个梦,最有可能的还是王耀拿着中华锅和锅铲穿着熊猫装追着阿尔弗雷德还钱。

【弗朗西斯】

  都说了法兰西的男人是最浪漫的,这点在弗朗西斯身上倒是没有任何的疑问,做梦也浪漫的男人。

  在他梦里,有个女孩很勇敢,她不畏艰难求助其他人的帮助,但最后却枉死还冠上了不好听的名号,过了好久好久那个女孩最后被称为「圣女 贞德」。

  在梦里,贞德没有死,弗朗西斯带着她去逛了现在的法/国,凯旋门、巴黎铁塔、罗浮宫……不管去了哪里,最后他们一定会到圣米歇尔山。

  去到那里之前,弗朗西斯都会特地去花店买一束鸢尾花,他会陪着贞德在山里选一块空地然后坐下来,说说两人之间的事情,很有默契的是到了夜晚,星空高挂,两个人的话题也就自动停了下来,仅仅留下一束鸢尾在贞德刚刚坐的位置。

  弗朗西斯双手交扣握紧,低下头双眸闭上,嘴里滴咕着什么却听不清,最后他睁开双眼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灰,又是露出那属于法兰西男人的笑容,「哥哥我也该走了。」是笑着这么说,却又有点无奈与不舍。

  这个梦醒来之后,弗朗西斯走到镜子面前才发现自己已经不自觉的流了眼泪。

  除了这个梦,他还会梦到亚瑟穿着围裙在他家做名为司康的甜点,实际上他怀疑亚瑟是在厨房裏做化学实验。

【亚瑟】

  他曾经怀疑过自己是不是不会做梦,直到某天开始,他相信自己会做梦了,做了一个永远当哥(奶)哥(爸)的梦,而且还教育失败。

  小阿尔弗站在镜子前,看着亚瑟给自己搭的衣服,十分的英伦风。亚瑟还满意的点了点头跟小阿尔弗说,「以后跟我出去都穿成这样吧。」小阿尔弗点了那点头,但谁知道以后小阿尔弗长大了就叛逆了。

  梦里亚瑟还会给小阿尔弗做吃的,Eton mess、Spotted dick、Trifle……都是一些传统的甜点,做这些亚瑟很在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司康做起来总是这么的奇妙。还有红茶,那是小阿尔弗很喜欢的,他大概觉得亚瑟泡的红茶是世界上最好喝的了——这一点长大之后倒是没变。

  到了梦的结尾,阿尔弗会穿着军装提着枪指着亚瑟,亚瑟也这么对着他。最后谁也没开枪,应该说没有对对方开枪,而是阿尔弗在他脚底下一旁的地开了一枪,让亚瑟没站稳跌坐在地上。——是的,养成娃儿教育失败。

  听说起来之后,亚瑟见到阿尔弗雷德都会跟他吵一架,虽然阿尔弗雷德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除了这个……亚瑟做的梦,有时候会是自己穿着巫师斗篷,然后拿着巫师杖说着别人听不懂的咒语,最后什么都没召唤出来也什么都没发生。

【伊万】

  伊万做梦很特别,有时候有连贯性,又有时候从头开始做着一样的梦。

  最常梦到的还是那个,在向日葵园里,跟王耀一起。什么都不做静静的躺着他也就满意了,说起来他奢求的不多——仅在王耀面前。

  梦的尾声,向日葵没了王耀没了,他却还在。这时候醒来的他会有点呆楞,不过很快就清醒过来了,而且意外的那天会时不时跟着王耀,让王耀有点头疼。

  另一个梦阿,大概是伊万最不想梦到的,有关于他的妹妹与姐姐这类的梦,起来都会觉得有点累人。

【王耀】

  王耀做梦?他觉得自己每天都在做梦,跟着一群小孩子胡闹的梦。不,其实只是梦的内容让他不想去提而已。

  他的梦阿……好多好多都是他不想面对的,但也有他怀念的,例如某个软乎乎的小孩穿着木屐咚咚咚的跑到他面前喊了一声「nini」,但实际上不想面对的多过于怀念的。

  就是那个软乎乎的小孩长大了,拿着武士刀往他背上砍了一刀的梦,还有某个顶着粗眉在他面前抢走他家的人,再不然就是那八个人联合起来欺负他。

  王耀看的很开,毕竟只是个梦,他想着阿——都是陈年往事,年轻的时候真冲动。(现在还是很冲动,毕竟有颗孩子的心)

  不过醒来之后的王耀,都会变得比平常还要温柔一点,大概吧。

  说起来,王耀有时候会梦到自己追着阿尔弗雷德还钱,还穿着熊猫装拿着中华国和锅铲?

Fin.

【耀诞庆祝】想不到标题了

耀哥生日快乐!!(*´∀`)(虽然我提前发了)

#ooc预警
#无cp向

人有点多,所以tag只打了王耀。

   月眉,风凉,只身坐在大湖河畔边的凉亭,觥杯三脚立足,盛装西凤酒,一口接一口,他认为千杯不醉,虽说是实话但是,心醉。

  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好赏景了?多久没有好好再次欣赏着以前的历史了?多久,早已记不清,数百年来经历的太多,看着各朝盛衰,他依然存在直至今日。

  玉壶里盛装着现在上好的西凤白酒,难得将觥杯再次拿出,再次回味荣光岁月。

  这一晚,他想起了些片断记忆,那些以前的人怎么给他庆祝重要的那日,记忆迷迷糊糊朦朦胧胧,但是应该是喜悦的,至少他王耀这么认为。

  特别的日子,要与特别的人度过……并不,他王耀没想过这一天要跟谁度过,或者说没想过怎么过,早已上千岁的他已经毫不在乎这种日子。

  他稍微伪装了一下,穿上所谓“现代”的服饰走在路上,布鞋让他看起来有些别扭的,带了个墨镜抵挡豔阳,老实说真好看。

  他看着人们兴高采烈的祝贺着这一日,他觉得毫无感触,依然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景致不同,不如昔往而已,撇了撇嘴他回到属于他的地方,换回合适的衣裳。

  百无聊赖的坐在紫檀缂丝宝座上,毕竟时代变了他也学着使用点“现代”的东西,兴致阑珊的滑着手机,一篇又一篇的文章、一则又一则的短漫,他腻了就把手机扔一旁休息。

  时间过得可真快,大半天就这样给过了,王耀觉得没什么,但是心里总有个缺口,少了点什么,他在期待些什么?想去追寻却找不到,直到那一则讯息的到来,他才觉得找到了今天一直在寻找的。

  【湾湾】:老师!18:00老地方不见不散!

  王耀给了个「好」的回应。

  何谓老地方,这老地方离他可真够近的,紫禁城那最冠冕堂皇的地方就是他们的老地方,他也好久没过去了,因为游客所以一直没能再次进去坐坐。

  在橙光下漫步于紫禁城内,有种说不出来的心酸、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动,王耀只觉得今天自己的心情可真够矛盾的。

  太和殿,匾额看上去已老旧佈满了尘灰,里头却意外的灯火通明,王耀小心翼翼的推开稍些残破的木门,“吱”声作响,这些都是岁月的痕迹,王耀很保护。——即使他知道不能够时常缅怀过去,但他还是忍不住。

  「王耀!生日快乐!」王耀瞠目,惊讶、感动情绪交杂在一起。

  那些他接回来的孩子们,现在已经大了,不再是稚嫩的他们,如今正一步步一步步的走向他们所要的目标,「王耀先生,生日快乐。」那些曾经属于他们之间的特殊称呼,虽然不在但存于心,就不会忘。

  「耀,生日快乐。」那些曾经跟他合作同盟又或者蹂躏欺负,不过现在也欣然来庆祝。

  「nini?在下为您的生日准备了这份礼物,是在下珍藏许久的画,望您会喜欢。」阿,很久很久以前,菊经常这么叫他,现在听来可真怀念,那时他还是个孩子。曾经菊背叛过王耀,王耀一直都记着,不过现在说可是有点扫兴。

  「耀,这个礼物送你。」一盘黑色不明物体被亚瑟端了出来,立马被阿尔弗给阻止拿给耀吃,他俩又在一旁斗了嘴。想想这个人曾经让我堕落了很久很久,那一吸销魂的物品,让人欢愉忘却痛苦,那段日子可叫迷幻的梦,不实却美好。

  「这个,送给你,这是哥哥这里的着名甜点噢。」弗朗斯西拿着一个精装礼盒给了王耀,礼盒和盖上写着草书的英文字,王耀看不太懂,听了弗朗西斯说才知道是叫马卡龙。说到弗朗西斯这个人,王耀想起来了,当初他和亚瑟同盟一起毁了他最喜欢的园子,还洗劫一空,那段日子过得可真够辛苦。

  「万尼亚只能送你这个了。」伊万拿出了一瓶伏特加,嗯,王耀很果断的拒绝了。说起来,伊万这个人跟他的关联可真多,同盟、侵犯和对打,似乎都有,不过记得最清楚的应该还是那一日,他跟着其他七个人一起,然后背叛了他。

  「hero……!」阿尔弗什么都还没说只喊了一句hero,就被王耀「还钱是你最好的礼物,其余一概不收。」给堵上了嘴,然后装作哭唧唧的模样去旁边吃了憨八嘎。

  或许他王耀今天寻的是这一群人,同是国/体,他们明白王耀的感受,也因此而更为亲近,即使过往如何,但现在才重要不是吗?

  生日会的结束,他们纷纷离开,王耀在此回到那个湖畔凉亭。今天,月圆,风依旧凉爽,这次他是真所谓的千杯不醉,心也没醉。

Fin.

【无题】毕达组

#ooc预警

#含有毕达组跟一些二哥

‗‗‗

 如果一切都是梦,那么希望永远不要醒来,一直持续下去。

 「喂!大叔!起床了,都中午了还不起来!」三月穿着围裙在二阶堂的房门前大喊一阵子了,里头的人只好带着尚未满足的睡意起床。

 「今天可是off day阿ミツ,让哥哥睡到自然醒应该没关系吧。」二阶堂跟着三月一起走到公用厅去,三月做饭他喝啤酒,等他做好了再一起吃饭,接下来下午……

 「Oh——yamato and mitsuki,一起来看kokona吧!」ナギ兴奋的拿着kokona的手杖和整套的DVD抢行把两个人拉到三月的房间一起看动画。

 这就是他们三个人off day的生活。

 二阶堂大和一直以为他一开始加入idolish7只是为了复仇,为了给他那个老爸复仇。但是,他错了,直到三月打他,他离开宿舍遇到千前辈,他才真正面对这一些情感。

——对于这些人所产生的特别情感。

 一直以来的压抑,一直以来说谎骗着自己,不敢面对只怕给他们添麻烦,这些对于他来说是过多的奢求。——他,很喜欢,只是不敢说,也没有勇气说。

 「大和,我一直告诉自己要等你自己愿意说出口,也一直这样安抚他们,那你呢?你是怎么看的?」总是开朗的那个人,带着不安的情绪这么问着。

 「yamato……发生了什么事?可以跟我们说吗?」总是在大家失落时让大家重拾笑容的人,带着稍微悲伤的情绪看着我。

 大家都在的场合,他难为情却不得不说,因为总是要面对。

 一切全盘揭露,眼泪崩溃流下,这是他第一次对这些人吐露心声。

 团团围上,给予的拥抱是如此的难为情,但是却充满温暖,也让心中的石头放下,而他们也更加的信任彼此。

 二阶堂曾认为这些一起录影的日子、off day的生活……都是多么的不真实而虚幻,有如梦境一般。但是现在,他只觉得真实而温暖。

 「为什么不第一个找我……难道,我不是你的朋友吗?」ナギ坐在三月的房里,电视正播着他最喜欢的动画,神情却是悲伤不已。

 二阶堂跟三月坐在一旁看着有点束手无策,毕竟他们都不是当事人不能明白真正的事情经过,不过他们会选择这么做。

 「ナギ」两人异口同声看着他。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们都会陪着你。」三月和二阶堂轮流接着话,像是已经拟定好的台词。

 「不管你愿不愿意说」「我们都会等着你」

 「所以,多依靠我们一点也没关系。」台词结束,两人分别伸出了一只手对着ナギ,并且展开笑颜。

 「yamato……mistuki……你们真的是我最好的friend!」ナギ听完之后喊了这一句话,将两个人抱在一起,并且说了一句「之后我会跟你们说的,一定会。」眼框带着尚未落下的眼泪。

 没有磨练的友情并不会坚固,因为有了磨练所以他们三个人的情感才会更加牢固,今后至永远。

Fin.

【失眠的原因】二阶堂x三月

因为要安利朋友23所以生了这篇文。


#可能ooc
#大概是纯情的二阶堂大和
#总觉得沙雕了

        沉静的夜晚一切彷彿凝结,仅有月光亮起。没有灯光的房间一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滴答滴答”安静地都聽得见时钟在走的声音。

     「啧……」床上的人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来回翻了十几次的人终于下定决心起床,不再勉强自己睡着。

        房门外仅留一盏玄关的灯照明,但也不影响他。打开客厅的门直迳走了进去,因为是熟悉的地方就算不开灯也不影响走到冰箱前面。「嗯……」在冰箱前面发出了低吟声似乎是在考虑什么,「还是这个吧!」伸手从冰箱里拿出铝罐上头印著啤酒的标志。

     「啊!大叔你大半夜喝酒啊!」一声稍微比他高一点的声音响起,大叔这个称呼似乎是在喊他。「什么阿,原来是三仔阿。」右手摇了摇啤酒罐,左手轻轻推了一下冰箱的门。

     「大半夜喝酒……你以为你是续摊的上班族大叔阿。」三月倒了一杯水一口喝完,相较之下另一个人“啪”的一声打开啤酒罐后只喝了一小口,「这是哥哥的爱好。」笑了一下,他又喝了一口。

     「不管你了,早点睡,別喝醉倒在客厅阿。」三月用著开玩笑的语气说着边走出了客厅。

     「呼……差一点。」他坐在餐桌区那趴着,啤酒放在脸颊旁传来冰凉的觸感,稍微闭目找回自己的思绪,刚刚的一切害得他脑里都是那娇小的身影。几分钟过后,他喝完啤酒回到房间继续他失眠的夜晚。

    「哈……阿,ICHI早阿」二阶堂大和站在房门前打了个哈欠,看到已经穿好制服的一织顺便打了个招呼,「早安,二阶堂桑……为什么您黑眼圈这么重?」「哈……没事,没睡好而已。话说ICHI你跟TAMA不是应该去上学了吗?」他单手推一下稍微滑落的眼镜,再次打个哈欠表示他真的睡眠不足。

     「我还在等四叶桑……」一织正这么说环就咬著吐司走到门口随意地穿了鞋子,「一织织,走吧。」穿好鞋的他用一隻手拿着吐司喊着一织,「那我们走了。」「路上小心阿。」送走了两位高中生,宿舍里还醒著的只剩他一个人。

     「早上没工作,下午要跟nagi还有三仔一起录影……」一想到那傢伙,看来晚上又要失眠一回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啊,是该解决一下这件事。

     「大叔你晚上都在幹嘛?精力旺盛可不是好事阿。」三月看了看二阶堂脸上的黑眼圈给了这句话,「忌妒了?还是三仔你要跟哥哥我精力旺盛一下?」二阶堂戏谑地说着,「不,我还是算了,」三月撇过头耳根稍红,二阶堂都看在眼里。

        他笑了一下起身,「喂喂,这样可是犯规阿。」他双手搭在梳妆桌前把三月围了起来不让他离开,「大叔你喝醉酒阿,我犯甚么规了?」三月坐在椅上抬头看了二阶堂,用著有点颤抖的声音跟他说话──紧张,他在紧张。

     「你知道为什么我睡不着吗?」二阶堂低下头双眼盯着三月,「不知道,为什么?」三月的双眼不敢直接看著他,「因为……」二阶堂拖了一下尾音头低到三月的耳旁「在想三仔你阿。」稍微压低自己的声线让声音聽起来更低沉,不知道为什么三月聽起来感觉有点……色情?

     「……你能在羞耻一点。」三月回应了这句,他明白二阶堂再说什么,二阶堂也不笨他也知道三月回应这句的意思。

      「阿──果然哥哥我不適合这种事。」二阶堂已经确认他想确认的事,很自然地就放下双手头直接靠在三月的肩上,「不过你刚刚说的是真的?」三月也不管二阶堂就这么看著镜中的自己与他,有点不真实──因为他也困扰很久。

      「阿,那倒是真的。」二阶堂抬起头,双手环著三月的脖子,头靠在他的头顶上,「……哈哈哈哈,大叔原来你也会这样!」三月笑了起来,他还真的没想过二阶堂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哥哥我突然觉得好羞耻。」他倒也没阻止三月继续笑他,毕竟他自己也没想过会这样。

        又是一个夜晚,那个人不再失眠,倒是睡了一个好觉,一觉到天亮,天亮了又能看见那娇小的身影、和那吸引他的笑容。

=

Fin.

【曾經、現在。】


有點意義不明,但是我覺得這大概是我對倆骨科的印象?(吧)
大概吧。(雖然結尾似乎毫無關聯)

#自我流ooc
#繁體字注意

[符號說明]
◆→前一段是和泉兄弟後一段是天&陸。
▃→簡單的分段,把不同的地方隔開而已。

     橘髮少年賣力地演唱、跳舞,僅僅只是為了表演給他那正在沮喪的弟弟。

   「一織,這個給你。」表演結束,他走向名為一織的小男孩,雙手拿著一隻兔子玩偶在他面前,「哥哥表演的很棒!」小男孩接過兔子玩偶再次展開笑顏稱讚著自己的哥哥,「一織要一直當我的觀眾喔!」畢竟我的夢想可是偶像。「好!」一織想也沒想的就答應了,畢竟只是小孩子怎麼會想到這麼多?


  焉粉髮的男孩舞蹈、演唱,僅僅只是為了表演給他那病了不能出門的弟弟。

  「天哥好棒!」跟他差不多大的男孩頂著紅髮喊了對方一聲「天哥」一邊還傻呼呼地笑著,「陸,不要太激動。」天坐到他旁邊的位置伸手揉了柔對方的秀髮,一邊關心他的病是否有沒有因為這樣而發作。「有天哥在路就不會無聊了!」陸享受著被摸頭的愉悅感,「恩,我會一直為了陸表演。」一個小小的約定就能讓對方開心,也算是值得了。

  ──只不過都是小時候而已不是嗎?

  小男孩總有成長的時候,更何況兄弟又會吵架不是?

  「哥哥……我不過是為了哥哥你好而已……」一織很沮喪、非常沮喪。他知道和泉三月他的哥哥的夢想是當偶像,所以當一直努力想幫助他,替他找甄試、看著他表演幫他做改善,一切都只是想讓哥哥變得更好,然後當上偶像帶給大家歡樂。最後卻換來一句──
 
  「一織你不要管我!」一織沒有想過哥哥會這麼想。

  一場意外兩人分離,只為了他的病。

  「天哥……天哥!」陸躺在病床上因為夢而驚醒,還喊著那個人的名字。可惜他已經不在了,沒有任何消息。醫院的藥水味、病房昏暗的燈光以及醫療器材所發出的聲音,那是陸現在每天接觸的東西,他並不喜歡卻不得不接受。

  「為什麼……」陸想恨他卻做不到,因為是天哥。

  「阿,你好。我是大神萬理,請問有興趣參加甄試嗎?」綁著馬尾的男人走到一織面前自我介紹了一下並拿了一張宣傳單給他。

  「偶像甄試……」一織收下傳單,並與對方說了幾句……正確來說是幾個條件才把資料交給對方。

  一織的決心就是讓哥哥當上偶像,完成哥哥的夢想。
  對於他來說,哥哥的夢想就是他的夢想,而要完成。

  阿,你好。我是大神萬理,請問有興趣參加甄試嗎?」綁著馬尾的男人走到陸面前自我介紹了一下並拿了一張宣傳單給他。

  「偶像?」陸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下「好啊!」收下傳單他把資料交給對方,並且交談了幾句後才走。

  陸想要找到天哥,問清楚為什麼要跟那個人走。
  對於他來說,他想跟天哥一樣,所以決定要做。

  甄試當天,那名叫大神萬理的人僅僅只是簡單一下介紹自己就叫他們分組打籃球,雖然有點莫名其妙不過大家還是打得很開心。

  「我是小鳥遊紡!是接下來要帶各位的經紀人。」一位穿著OL裝束的女子在籃球打到一半的時候走進來,直到結束才做自我介紹。

  途中,萬理跟紡被叫去社長室一趟,回來紡面有難色地跟大家說要從七位選出三位,最出乎意料的結果就是七位都選上了。

   IDOLISH7就此誕生。

  從第一首CD、第一次表演、第一次上節目開始,他們開始受人注目。

  所謂「人紅是非多」,流言竄出好的壞的都有,自然壞的比例就佔大多數,於是爭執再次出現。

  「我有拜託一織你幫我嗎?」三月脫口而出的話讓一織想起來初中時所聽見三月對他說的話。「哥哥…...」他是有點難過,但是沒有表現給其他人看,但很不好受。

  「天哥……」陸見到了天,天卻不再是以往的他。

  「我現在是九條天,你應該叫我一聲天前輩,而不是天哥。」語氣是有點冰冷,卻仍保留點溫柔。──對於陸來說,這不是他認識的天哥。

  「等你有那個能力跟我站在同個舞台上,我才會認可你的實力,陸。」這是天最後留給陸的話,他也以此為目標。

  現在,他做到了。

  在B&W上他們打敗了天哥所屬的團體「TRIGGER」。

  一織讓哥哥當上了偶像,而他有了另外的目標──讓陸成為巨星。

  陸成功的跟天站在同個舞台上,而現在他的目標不再是「天哥」──而是超越ZERO。

  人是會變得,許多東西隨著時光也就淡了,而他們現在則是享受當下。

   或許曾經有了爭執、或許曾經有了誤會,他們用行動去證明了一切、證明了自己的價值。

  儘管有再多的不如意、在多的不順利,他們依然互相扶持走了過來。

  而現在的他們,就是IDOLISH7。


Fin.

【喜欢的地方。】一织x陆

我是否在挑战一织的底线wwww
练习、练习。极小短文。

#自我流ooc
#一样是交往

  「吶,一织。」陆靠在一织身旁神情语气看上去十分慵懒,感觉随时都会睡着。 「七濑桑,累了就到床上去睡,不要靠在我身上,这样我很难做事。」说是这么说,一织还是让对方靠在自己身上,「い-お-り-」陆叫著一织的名字,每个字后面还稍微拖了尾音,看着陆天真的脸再听听这声音不是很可爱吗?「な-な-せ-さん-从刚刚就在叫我是有甚么重要的事吗?」一织学着陆也这么叫了一下,虽然他事后觉得很羞耻。

  「一织除了喜欢我的歌声还喜欢我哪里?」原本慵懒的人突然认真地说了一句话,句子落在一织的耳旁钻了进去,说起来,他还没思考过这问题?他以为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甚么理由的。

  「……」一织沉默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知道甚么样的答案对方会最满意,但是又不想看到对方难过的样子,「嘛、一织也不用太在意,就是之前休息时间无聊看杂志看到的,喜欢恋人哪里之类的……」陆说的有点心虚,一织听的出来、也看得出来。

  看着对方有点沮丧,回想起之前的一切,不管事交往前、交往后甚至是告白的时候的心情,不就是那个吗?因为想要一直注视著对方、想要一直陪伴著对方的心情。从小情绪生气、快乐、伤心,甚至到对方的终生,都想要让对方的生命中有我的心情。

  有点失落的陆活像只主人离开身边的小狗。

  一织伸手揉了揉对方的发丝,柔顺的头发他喜欢。
  一织双手捧起了对方的双颊,可爱的模样他喜欢。
  一织瞳眸直看着对方的眼睛,自信的神情他喜欢。

  「七濑桑。」一织最后拥抱着对方,仅仅只是不想让人看到他害羞的画面。「是…….!」陆有些讶异对方会突然抱他,不过他喜欢。

  「七濑桑,你的歌声确实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我知道喔,一织。」陆听着对方的话,回应了这句,听上去还是有些失望的。

  「但是,七濑桑认为我是一个因为对方歌声好听,就会跟对方交往的人吗?」一织特別认真地说了这句话,话句未完。

  「七濑桑最吸引人的是歌声,但那是一般人会被吸引的地方。对我而言,七濑桑每个地方都很吸引我,小至神情、大至情绪,没有最喜欢,只有更喜欢。而且我会陪着七濑桑一起走下去。」这话特別认真,也让一织特別难为情所以他抱陆抱得更紧。

  「我也会陪着一织走下去喔!」这话让陆说起来有点幼稚,不过一织听起来就是一个约定,双方的约定。

   喜欢,不需要理由的,对我来说我喜欢他的全部、就想守护他。── 和泉一织。

Fin.

【喜欢。】一织x陆

尝试写了一篇短短的17...!
希望太太们能喜欢(*´ω`*)

——

#自我流ooc
#一如既往的交往设定

        七月酷暑的午后任谁都不会想出门,早上工作已经全部结束下午是属于他们两个的时间。

        宿舍的客厅因为从早上开始就有人在使用所以冷气一直没关着。回到宿舍的两人满头大汗,刚开门的瞬间冷风吹过觸碰到了他们的肌肤,凉感直线上升那是一大享受,於是决定了下午在这里度过。

     「一织——你在幹嘛?」陆拿着两杯果汁坐到一织旁边,顺道伸手递给他一杯「七濑桑,我正在做报告。谢谢。」原本在笔电键盘上敲打的手空出了一隻拿饮料、另一隻手替陆清洁了一下自己身旁的座位,毕竟他是有病在身的人要多注意。

     「喔?是暑假作业吗?好怀念啊。谢谢、」即使是在交往,对于对方的礼貌两人依然保持著却不影响他们的感情。「虽然说是暑假作业,但还是没有很简单。」一织专心的看著萤幕,手上的敲打依然没停,真亏他还能分心跟陆说话。

     「欸?如果一织有不会的可以问我喔!」陆朝对方露出天然的笑容,换来了对方的调侃「欸?七濑桑有这么可靠就好了。」「什么啊!这么不相信我——」一来一往的对话方式两人早已习惯。偶尔说点话、偶尔安静一下似乎也不错。

       下午两点三十分,他们在这里已经度过了两个半小时。

        陆的头靠在一织的肩膀上,原本还不影响一织打字后来因为陆睡着一织只好先停下手边的事,扶著对方的头让他平躺在沙发上,还拿了件薄被盖在对方身上,动作都十分缓慢並且随时注意对方是否醒来,一切只是怕对方著凉、不想弄醒他而已。

       陆睡得很熟,一织把报告放在一旁改为看书——他觉得这样才不会吵醒对方。「唔......一织......」梦话、陆呢喃著梦话,还带着点稚气的声音说着对方的名字。「七濑桑,我在。」一织回应,却不是平常较为冷淡的口气,而是独有的温柔。陆独有的。

     「喜欢......一织。」说的同时还露出一抹浅笑,看上去十分幸福,看来是梦到了一织。

        一织阖上书本轻放回书櫃,缓步轻轻地走到陆的身旁,他坐了下来让自己的视线跟陆水平,灰色瞳眸里尽是溺爱,他轻笑了一下,「七濑桑,我也喜欢你。」拨开额前红色的发丝,轻吻一下留了个隐形的记号。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