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羽

求看一下(?)这里是舒羽,黑塔利亚本田家常异男女体都喜欢,爱娜娜一二,基本上杂食类的,Q号2642209670欢迎扩列( ´∀`)

凜零(1篇)、雙會長_零x英(2篇)、零薰(1篇)

#都有可能ooc

【最喜歡的親人】(凜x零)

親愛的弟弟,是吾輩沒有遵守約定,所以汝討厭吾輩,但是吾輩最喜歡汝了,可以讓吾輩繼續待在汝的身邊嗎?

——————

「哥哥陪我玩好不好?」「當然好!凜月想玩什麼?」

小時候的凜月和零在沒有大人的家裡兩人開心的玩著,但這關係只僅限於零出國之前,在那之後凜月對零的態度完全改變了,對零感到厭惡,不想看到他。

「可愛的弟弟今日要跟吾輩一起回去嗎?」「阿?臭兄長?你在說什麼?我怎麼可能跟臭兄長一起回去?」

今天因為真緒有學生會的工作,所以叫零陪凜月一起回去,否則會不會睡在路邊都不知道,另一方面是想要讓凜月接受他哥哥,大概可以吧?

「是衣更君,來拜託吾輩的,既然凜月不要那就算了。」

死纏爛打他試過了,只會得到更多的厭惡,所以他這次不打算如此,因為他想要凜月原諒他,他想要在跟之前一樣,但好像不可能,所以只能這樣。

「如果是真~緒拜託臭兄長那我還能接受。」

是,凜月是不喜歡兄長,但是卻又不能完全的討厭他,這種感覺很奇怪,明明討厭卻也時候又會想到他?到底是……?凜月自己也不曉得,只知道這種感覺已經很久了,所以他也習慣了,只是這次跟兄長單獨回家又讓他有這種感覺,而且更強烈。

一路上,零偶爾說幾句問候的話,不外乎就是最近怎麼樣?團體裡還好嗎?之類的,雖然凜月都用有點敷衍地回應過去,但至少還是會跟他說一點話,大概是因為他是兄長吧?

到家後的兩個人很有默契地走到客廳,而兩個人的書包也同時放下來,最先坐在沙發上的零被凜月接下來的動作嚇到了。

「凜月?」
凜月雙手撐在沙發的椅背上,雙眼直盯著零,那是不一樣的凜月。

「兄長,是你先不遵守約定,所以我才討厭你。」

這些零都知道,他還認為自己是不稱職的哥哥,但這些都是事實。

「我討厭你,但是我也喜歡你。」

凜月還沒來得及讓零說話就吻了上去,零是第一次見到如此主動的凜月,從小他就喜歡黏著自己,自己也什麼都答應他,有時候會認為因為他是弟弟所以寵他是應該的,但是現在卻不這麼認為了。

「吾輩也……最喜歡凜月了。」

在兩人雙唇分開後,零說了這句話又把凜月抱著,這次他不會放手了,因為他是自己最喜歡的人,也是最喜歡的弟弟。

——————

兄長不遵守約定,所以我不原諒你,但是,即使如此我還是最愛「哥哥」了,所以我讓你繼續待在我的身邊。






∮∮∮∮∮∮∮我是分隔線∮∮∮∮∮∮∮∮







【再見,我們在那裡再次相見。】(雙會長_零x英)

學生會室裡出現的是一個特別的身影,因為他很少來這裡,就算來了也會被「右手」趕走。

「汝過的好嗎?吾輩...想在看汝一面。」

老成的聲音落下了這句話,臉上的神情也漸漸改變,從苦笑轉成悲傷,而他的黑髮也因為他低下頭而遮住了他的顏面,但是在「會長」位子上的桌面卻出現了淚水。

一個月前,夢之咲的學生會長,他們所稱的皇帝,天祥院英智過世了,而他的摯愛——朔間零卻因此而消極下去。

英智過世之後零甚至連團練都不出席,當然身邊的人也是一直鼓勵著他,就連三奇人最大的敵人「學生會」中的蓮巳都來幫忙。

「吾輩都知道,汝等不必再說。」

輕音部內本來有五六個人在裡面,在零說完這句話之後人群散了,而他也回到棺材裡面,他不是睡覺,而是看著英智的照片,回憶著自己與他的回憶。

「吾輩的摯愛,吾輩已經想念汝很久了,既然吾輩等不到汝,那麼吾輩就只好親身去找汝了。」

這是零在學生會中說出的最後一段話,而在這之後也沒有再看到他了。

———

「兄長...?你又破壞約定了...我這次是真的不會在叫你哥哥了喔!」

在棺材旁坐著的是黑髮的男子,與零極為相似,他是零的弟弟——朔間凜月。

「吶,我喊你一聲哥哥你趕快起來好嗎?」

凜月強忍著眼淚不讓它落下,而在他身旁的是他的青梅竹馬——衣更真緒,他在一旁安慰著凜月,但難過的情緒隨著凜月自己也想哭了。

是的,零那句話的意思就是去找英智,這算殉情嗎?就算不像,但學院裡的人都這麼認為。

———

「哥哥,你在那裡開心嗎?和他一起的話一定很開心吧?」

一年後,又是這一天,真緒陪著凜月來到兩個墓前,一個是零一個是英智。

———

「英智,吾輩看見他們又來了喔。」「嗯,我都看到了。」

兩個透明的身影手牽著手非常親密站在墓後,凜月、真緒卻是看不見他們的,幾分鐘後,他們彷彿像煙一般,消失不見。

吾輩最親愛的弟弟謝謝你,吾輩過的很開心,所以吾輩要再說一次謝謝你,和對不起。——零

衣更君,一直以來辛苦你了,我在這裡很開心,在此謝謝你了衣更君,願你和凜月幸福。——英智




∮∮∮∮∮∮∮我是分隔線∮∮∮∮∮∮∮∮




【約定】(雙會長_零x英)

「到底還是失約了......」

低沉的嗓音說話的句子在空教室內形成回音,但卻是傷透自己的心,因為沒能好好保護汝,所以是吾打破了約定。

「如果不是你的話,英智現在也不會離開了!」

當下敬人的一句話徹底讓零最後的理智線斷了,看著英智安詳的躺在病床上,零第一次這樣放聲大哭,因為,是他害死了英智。

———

「恩?朔間最近好像都沒來?」

就算UNDEAD在怎麼不練習,轉校生說要練習他們還是會來,但,薰也發現了幾次練習零都不在,就算去輕音部找也沒看到人。

「我記得朔間的弟弟跟小狗同班吧?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皇帝去世大家都知道,但沒有理由零會不來,因為他們都以為零喜歡的是別人不是皇帝。

「『兄長都在家,幾乎連房門都不出』前幾天問他,他說的。」

在家...?是有必要好好看一下。於是薰提議今天去零家裡看看,一群人放學後就浩浩盪盪的往零家出發。
———
今天凜月跟真緒都請了假,他們穿著黑衣在零家裡,但卻不見零的身影,只看見一張零的照片掛在牆上,而凜月正癡癡得看著,不敢接受事實。

「朔間前輩......凜月就不要在難過了,好嗎?」

真緒強忍著淚水一邊安慰著凜月,誰會知道下午才剛看到人好端端的在房裡,而晚上就天人永隔了。

「如果兄長沒有喜歡上他是不是都會不一樣?是不是還能看見他在我面前?」

凜月難得有幾分的認真,但卻是相當沉重。

「凜月......」

真緒陪著凜月一個晚上,而凜月哭累垃就躺在真緒旁邊,有時還會說著夢話喊著「哥哥」。

———
吾輩沒有遵守約定,所以吾輩懲罰了自己,汝...能原諒吾輩嗎?





∮∮∮∮∮∮∮我是分隔線∮∮∮∮∮∮∮∮






【就是喜歡你】
有人認為吾輩與狗狗才是一對,但那只是主人與寵物罷了,吾輩所喜歡的人可是像薰風一般的人,若說吾輩為何喜歡他吾輩也不知道,但,喜歡就是喜歡。
—————
  「薰君又翹掉練習了嗎?吾輩可是很煩惱的。」今天是UNDEAD練習的日子,可惜薰又跑掉去找女孩子了,「混蛋吸血鬼我們要練習嗎?」開口的是晃牙,畢竟薰翹掉練習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每次薰沒有來練習零就會很沒精神就是了,「當然要,不過去找轉校生小姑娘來吧♪只要小姑娘來的話薰君一定會來的」
  
  果然不出所料,找來轉校生薰就會出現,畢竟他說過在這所學校裡都找不到女孩子難得有女孩子轉校生過來,「喔?是你們阿,今天怎麼都聚集在一起了?」說他笨蛋都不為過,明明零都傳了好幾封簡訊都他了卻都不看?「吾輩今日聚集起來是要練習呢,薰君不留下嗎?」在零眼神中對於薰只有滿滿的溺愛,所以三番兩次縱容他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轉校生在這裡那我就留下來好了~」感受到零視線的薰馬上害羞的撇過臉,因為他也知道零喜歡他。
  
  在練習結束前阿多尼斯跟晃牙都感受到了,這次是零最認真練習的一次,大概是因為他在吧?因為他們都知零喜歡薰啊。
  
  「薰君有空陪吾輩嗎?要不要一起吃個晚飯?」練習結束後零向薰提出一起吃晚飯的邀約,薰也是想了一下後才答應的,因為他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但又有些在意。
  
  吃完晚飯的他們在一個小公園裡坐著,一開始氣氛是挺安靜的不過零突然開了口「薰君今天怎麼會想留下來練習?」他不相信真的是因為轉校生才留下來的,他希望薰是因為他而留下來,「當然是轉校生啦~」薰有一半是因為轉校生另一半卻是因為零,但是他不好意思開口只好說是因為轉校生。
  
  「吶,薰君是怎麼看吾輩的?」零突然這麼一問考倒了薰,因為他也不清楚自己對眼前的人有著什麼樣的感情,只覺得很複雜而已。「嗯...朋友吧...?」不知不覺中薰就脫口而出這句話。
  
  下一秒他卻被零壓在草地上,「吾輩不想要朋友的感情,吾輩喜歡汝。」這是薰第一次看到這麼認真的零,也是他第一次被眼前的人告白,久久不回應的薰讓零有點急「薰君呢?」薰回過神來想回答但是看著這個臉都有點害羞了,別那麼認真看著我行嗎?都不害羞啊?
  
  「我應該是...喜歡...吧」薰的眼神飄移不定害羞的神情換來某人的親吻,在他親吻的那一刻心臟跳動特別快,這下他確定了,他喜歡朔間零。
  
  「那現在呢?」兩人的雙唇分開後零又再度問了一次,這次零得到了更確定的答案,因為薰直接抱著他小聲的說「喜歡。」雖然不明顯,但卻能看到薰紅通的耳根子。
—————
  因為我不確定與他的感情到底是什麼,所以我常常會迴避他的視線,但是,現在我確定了我喜歡他,如果你問我為什麼我會回答你「沒為什麼,就是喜歡。」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