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羽

求看一下(?)这里是舒羽,黑塔利亚本田家常异男女体都喜欢,爱娜娜一二,基本上杂食类的,Q号2642209670欢迎扩列( ´∀`)

【关系】八二

---

#自我流ooc非常的那種
#他們真的很美好

  「別開玩笑了!」些微大聲地喊叫在走廊響起,引起經過的人注意。「大和桑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一名跟他比較熟的製作人前去問話關心,「沒事沒事,在陪樂前輩練習劇本,不小心太投入了,不好意思。」二階堂大和朝對方露出一臉沒事以及不好意思的樣子,「這樣啊……那你們繼續,我就不打擾了!」二階堂看對方慌慌張張走了得樣子往後看一下身後的人,那個臉簡直要吃人。

  「樂,人家好歹是製作人,態度好一點。還有,這件事情該生氣的是我吧?明明說好不跟別人說的,你為什麼自作主張的跟TRIGGER說?」二階堂轉過身沒給對方好臉色的說出這段話,「我那天是喝醉了才說出來的,我又不是故意的,而且我們也在一起快一年了,每次都要偷偷摸摸的不覺得很麻煩嗎?」八乙女樂不懂對方為什麼生氣,明明都已經道歉而且說了原因。

  「……如果被別聽到怎麼辦?想想TRIGGER跟IDOLISH7會怎麼辦,在你自己想好之前我們都不要聯絡了。」二階堂的聲音放冷跟對方說了這麼一段,彷彿是下定好決心跟對方斷聯繫,畢竟還是戀人要下定這個決心也挺難的,不過這是為了他們好。

  「喂!喂!……真是的!」樂一個人站在那裏看著二階堂離開,他卻不能追上去,因為他接下來還有TRIGGER的節目要錄影,必須得趕過去。

  「樂?」十龍之介呼叫著對方的名字還搖了一下對方樂才回神,「阿……龍怎麼了?」「你今天怎麼了?一直發呆,我們要開始錄影了。」龍用著擔心對方的語氣詢問著,天倒是豪不猶豫地指出對方的缺點「樂,錄影要專心,TRIGGER的節目很重要,不能有任何閃失。」天的話把樂拉回現實,不再去想剛才二階堂所說的話。

  「今天辛苦了!」錄影結束後,工作人員與TRIGGER問禮之後三人一起離開。「樂,發生了甚麼事?今天很不專心。」在休息室換衣服的時候天問了這麼一句,「……」樂一時之間不曉得該不該說,「不想說就算了,如果是因為二階堂大和我覺得不應該。」樂聽到對方的話本想說些什麼後來去放棄了「沒事,讓你們擔心了,抱歉。」樂決定好要自己跟二階堂說清楚。

  夜晚,將所有事情處理好的樂坐在沙發上看著手機是二階堂的RC畫面,卻遲遲不敢發送訊息,不,應該說不曉得要發送什麼訊息。

八乙女樂:對不起。

  不知道要說甚麼的樂只好先把這三個字發出去再來想想要說甚麼。

二階堂大和:對不起什麼?

八乙女樂:對不起我沒有遵守約定,對不起我沒有第一時間跟你說這件事情,對不起……

   八乙女樂所發出去的訊息似乎已經是亂了神智所發出去的,只請求對方的原諒。

二階堂大和:[布丁怒.jpg]

二階堂大和:別一直說對不起阿!今天不是讓你想明白再來跟我說!

  二階堂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為什麼對方要一直道歉,他只是想讓對方好想想而已,沒想到引來對方這樣子做為,讓他覺得有點不安。

八乙女樂:我覺得這事要跟IDOLISH7的人說。

二階堂大和:……

二階堂大和:[布丁怒.jpg]

  二階堂看起來像是放棄對話一般,沒想到隨後卻接到對方打來的電話。

  「……!」本來想說些甚麼的二階堂被對方的話打斷了「聽我說,遲早會被發現的,不如早點說,反正不讓記者知道不就好了?」二階堂想了想對方說的話似乎也有點道理,但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還有,跟你吵架我很難受,工作沒辦法做好,下次我肯定第一時間都跟你說,原諒我,好嗎?」樂一字一句的說清楚,特別在最後幾個字上壓低了,那聲音比平常聽來更好聽了些,有種魅惑的感覺。

  「你……你說這種話都不會害羞嗎?……」二階堂聽著對方的話,臉都有些紅了,雖然他知道八乙女樂這個人平時說話就這樣,常常來一記直球讓別人措手不及,可是在一起這麼久他還是沒有習慣阿,為此他有點煩惱。

  「不會啊,這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嗎?」樂有點傻地回了對方這句話,二階堂也算是有點無語了,畢竟每次他都這麼回,他怎麼就忘了……,「算我拜託你了,下次說這種話之前先跟我說讓哥哥我有點心理準備阿。」「喔,不過這種話我也只會對你一個人說啊?」這回答讓二階堂完全無話可回了,他索性說了一句「好了好了,我原諒你。」就直接掛掉電話想讓自己冷靜些。

  「不省心啊……有沒有酒啊?」二階堂掛掉話之後走到廚房要找酒讓自己冷靜下來,順便想想這事要怎麼辦。

  「大叔這麼晚了還喝酒,對身體不好所以禁止!」剛好要來喝點水的三月看到二階堂準備喝酒,就順手抽走了他手上的酒。

  「是三仔阿,哥哥我現在正煩心著,喝酒能解憂啊!」二階堂一邊說著,一邊正準備從三月手上拿回酒,「不行!有甚麼事可以直接說阿,就像上次一樣。」三月趁機調侃了一下對方,誰讓他每次都忽悠過去自己的事。

  「恩……會說會說,所以三仔就給我吧?」二階堂的口氣有點隨便所以三月實在沒怎麼信他,「那不如就現在說吧?」三月的口氣堅定地跟甚麼一樣,就是要二階堂現在說,「哥哥現在不適合說這個……要不明天吧明天吧!」二階堂一時間這麼說三月馬上把這事用RC傳給了每個人,也把酒給了二階堂。

  「喔……哈哈哈…..這事啊……」二階堂的眼神有點飄,正是因為現在一群人圍著他,等著他說些甚麼事情。「行了,大叔你就快說吧!」三越等地有些不耐煩正催促著對方,「大和桑是要說甚麼?感覺好緊張啊。」陸在旁邊附和,有點像小孩子在聽甚麼故事一樣,心情感覺有些雀躍。

  「……算了,也沒甚麼大不了的……就是哥哥我現在在跟TRIGGER的樂前輩交往就是了……」二階堂豁出去乾脆說了,大家卻也都沒有驚訝的表情「切……原來是這事,我還以為要說甚麼呢。」環有些小失望地說了這句話反倒讓二階堂有些驚訝。

  「诶……?你們都知道嗎?」「大叔,這不是很明顯嗎?」三月帶著有點無奈的口氣說著,「大和桑常常跟樂前輩一起出去,而且還是兩個人單獨出去,這些我們都看在眼裡,只是都沒有說而已。」一織在旁說明,而且說明得挺詳細的。

  「我們不打算干涉大和桑您談戀愛。」一個二十二歲的大叔被一個十七歲得高中生這麼說還真是有點……害羞。

  二階堂大和趴在桌上,始終沒有抬起頭看著那六個人,直到手機震動他才抬起頭來「喂,我是二階堂大和。」「是我,能開個們嗎?」這突如其來的一通電話倒是嚇到了他,「開門?」站起身子逐漸走向門口,在開門後的一瞬間看到的是昨天才剛通話過的戀人。

  「你怎麼來了啊?剛剛的話你都聽到了?」樂點了點頭,伸手把對方拉往自己的懷裡,因為二階堂還握著門把被這麼一拉門倒是順勢關上了。

  「看到了對吧?」環看著被關起來的門脫口而出這句話,「我也看到了喔,環君。」壯五站在環的旁邊帶著有點驚訝的語氣,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門口,彷彿剛才看到得一切都像是假的。

  「你幹嘛?」二階堂被抱在懷裡,因為身高比對方矮了些仔細聽還能聽到對方的心跳聲,有些快,是因為他嗎?「來找你,剛剛你們說的話我都有聽到,所以以後可以不用再偷偷摸摸的了吧?」樂放開對方,雙手握著對方的手,深怕對方跑掉似的,像個小孩子一樣。

  「……有時候真覺得你像個小孩子一樣。」看著對方的舉動二階堂笑了一下,倒是沒反對對方的舉動。

  「那也只有你看的到。」樂稍微低下頭在二階堂的耳邊說出這句話,二階堂倒在樂的懷裡低估了句「你真的是……都不害臊阿。」耳根子微紅的他,樂可是都看在眼裡,他再次抱住了二階堂,這次他們不用害怕被誰看見,他們只管在乎對方。

Fin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