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羽

求看一下(?)这里是舒羽,黑塔利亚本田家常异男女体都喜欢,爱娜娜一二,基本上杂食类的,Q号2642209670欢迎扩列( ´∀`)

【曾經、現在。】


有點意義不明,但是我覺得這大概是我對倆骨科的印象?(吧)
大概吧。(雖然結尾似乎毫無關聯)

#自我流ooc
#繁體字注意

[符號說明]
◆→前一段是和泉兄弟後一段是天&陸。
▃→簡單的分段,把不同的地方隔開而已。

     橘髮少年賣力地演唱、跳舞,僅僅只是為了表演給他那正在沮喪的弟弟。

   「一織,這個給你。」表演結束,他走向名為一織的小男孩,雙手拿著一隻兔子玩偶在他面前,「哥哥表演的很棒!」小男孩接過兔子玩偶再次展開笑顏稱讚著自己的哥哥,「一織要一直當我的觀眾喔!」畢竟我的夢想可是偶像。「好!」一織想也沒想的就答應了,畢竟只是小孩子怎麼會想到這麼多?


  焉粉髮的男孩舞蹈、演唱,僅僅只是為了表演給他那病了不能出門的弟弟。

  「天哥好棒!」跟他差不多大的男孩頂著紅髮喊了對方一聲「天哥」一邊還傻呼呼地笑著,「陸,不要太激動。」天坐到他旁邊的位置伸手揉了柔對方的秀髮,一邊關心他的病是否有沒有因為這樣而發作。「有天哥在路就不會無聊了!」陸享受著被摸頭的愉悅感,「恩,我會一直為了陸表演。」一個小小的約定就能讓對方開心,也算是值得了。

  ──只不過都是小時候而已不是嗎?

  小男孩總有成長的時候,更何況兄弟又會吵架不是?

  「哥哥……我不過是為了哥哥你好而已……」一織很沮喪、非常沮喪。他知道和泉三月他的哥哥的夢想是當偶像,所以當一直努力想幫助他,替他找甄試、看著他表演幫他做改善,一切都只是想讓哥哥變得更好,然後當上偶像帶給大家歡樂。最後卻換來一句──
 
  「一織你不要管我!」一織沒有想過哥哥會這麼想。

  一場意外兩人分離,只為了他的病。

  「天哥……天哥!」陸躺在病床上因為夢而驚醒,還喊著那個人的名字。可惜他已經不在了,沒有任何消息。醫院的藥水味、病房昏暗的燈光以及醫療器材所發出的聲音,那是陸現在每天接觸的東西,他並不喜歡卻不得不接受。

  「為什麼……」陸想恨他卻做不到,因為是天哥。

  「阿,你好。我是大神萬理,請問有興趣參加甄試嗎?」綁著馬尾的男人走到一織面前自我介紹了一下並拿了一張宣傳單給他。

  「偶像甄試……」一織收下傳單,並與對方說了幾句……正確來說是幾個條件才把資料交給對方。

  一織的決心就是讓哥哥當上偶像,完成哥哥的夢想。
  對於他來說,哥哥的夢想就是他的夢想,而要完成。

  阿,你好。我是大神萬理,請問有興趣參加甄試嗎?」綁著馬尾的男人走到陸面前自我介紹了一下並拿了一張宣傳單給他。

  「偶像?」陸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下「好啊!」收下傳單他把資料交給對方,並且交談了幾句後才走。

  陸想要找到天哥,問清楚為什麼要跟那個人走。
  對於他來說,他想跟天哥一樣,所以決定要做。

  甄試當天,那名叫大神萬理的人僅僅只是簡單一下介紹自己就叫他們分組打籃球,雖然有點莫名其妙不過大家還是打得很開心。

  「我是小鳥遊紡!是接下來要帶各位的經紀人。」一位穿著OL裝束的女子在籃球打到一半的時候走進來,直到結束才做自我介紹。

  途中,萬理跟紡被叫去社長室一趟,回來紡面有難色地跟大家說要從七位選出三位,最出乎意料的結果就是七位都選上了。

   IDOLISH7就此誕生。

  從第一首CD、第一次表演、第一次上節目開始,他們開始受人注目。

  所謂「人紅是非多」,流言竄出好的壞的都有,自然壞的比例就佔大多數,於是爭執再次出現。

  「我有拜託一織你幫我嗎?」三月脫口而出的話讓一織想起來初中時所聽見三月對他說的話。「哥哥…...」他是有點難過,但是沒有表現給其他人看,但很不好受。

  「天哥……」陸見到了天,天卻不再是以往的他。

  「我現在是九條天,你應該叫我一聲天前輩,而不是天哥。」語氣是有點冰冷,卻仍保留點溫柔。──對於陸來說,這不是他認識的天哥。

  「等你有那個能力跟我站在同個舞台上,我才會認可你的實力,陸。」這是天最後留給陸的話,他也以此為目標。

  現在,他做到了。

  在B&W上他們打敗了天哥所屬的團體「TRIGGER」。

  一織讓哥哥當上了偶像,而他有了另外的目標──讓陸成為巨星。

  陸成功的跟天站在同個舞台上,而現在他的目標不再是「天哥」──而是超越ZERO。

  人是會變得,許多東西隨著時光也就淡了,而他們現在則是享受當下。

   或許曾經有了爭執、或許曾經有了誤會,他們用行動去證明了一切、證明了自己的價值。

  儘管有再多的不如意、在多的不順利,他們依然互相扶持走了過來。

  而現在的他們,就是IDOLISH7。


Fin.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