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羽

求看一下(?)这里是舒羽,黑塔利亚本田家常异男女体都喜欢,爱娜娜一二,基本上杂食类的,Q号2642209670欢迎扩列( ´∀`)

【失眠的原因】二阶堂x三月

因为要安利朋友23所以生了这篇文。


#可能ooc
#大概是纯情的二阶堂大和
#总觉得沙雕了

        沉静的夜晚一切彷彿凝结,仅有月光亮起。没有灯光的房间一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滴答滴答”安静地都聽得见时钟在走的声音。

     「啧……」床上的人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来回翻了十几次的人终于下定决心起床,不再勉强自己睡着。

        房门外仅留一盏玄关的灯照明,但也不影响他。打开客厅的门直迳走了进去,因为是熟悉的地方就算不开灯也不影响走到冰箱前面。「嗯……」在冰箱前面发出了低吟声似乎是在考虑什么,「还是这个吧!」伸手从冰箱里拿出铝罐上头印著啤酒的标志。

     「啊!大叔你大半夜喝酒啊!」一声稍微比他高一点的声音响起,大叔这个称呼似乎是在喊他。「什么阿,原来是三仔阿。」右手摇了摇啤酒罐,左手轻轻推了一下冰箱的门。

     「大半夜喝酒……你以为你是续摊的上班族大叔阿。」三月倒了一杯水一口喝完,相较之下另一个人“啪”的一声打开啤酒罐后只喝了一小口,「这是哥哥的爱好。」笑了一下,他又喝了一口。

     「不管你了,早点睡,別喝醉倒在客厅阿。」三月用著开玩笑的语气说着边走出了客厅。

     「呼……差一点。」他坐在餐桌区那趴着,啤酒放在脸颊旁传来冰凉的觸感,稍微闭目找回自己的思绪,刚刚的一切害得他脑里都是那娇小的身影。几分钟过后,他喝完啤酒回到房间继续他失眠的夜晚。

    「哈……阿,ICHI早阿」二阶堂大和站在房门前打了个哈欠,看到已经穿好制服的一织顺便打了个招呼,「早安,二阶堂桑……为什么您黑眼圈这么重?」「哈……没事,没睡好而已。话说ICHI你跟TAMA不是应该去上学了吗?」他单手推一下稍微滑落的眼镜,再次打个哈欠表示他真的睡眠不足。

     「我还在等四叶桑……」一织正这么说环就咬著吐司走到门口随意地穿了鞋子,「一织织,走吧。」穿好鞋的他用一隻手拿着吐司喊着一织,「那我们走了。」「路上小心阿。」送走了两位高中生,宿舍里还醒著的只剩他一个人。

     「早上没工作,下午要跟nagi还有三仔一起录影……」一想到那傢伙,看来晚上又要失眠一回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啊,是该解决一下这件事。

     「大叔你晚上都在幹嘛?精力旺盛可不是好事阿。」三月看了看二阶堂脸上的黑眼圈给了这句话,「忌妒了?还是三仔你要跟哥哥我精力旺盛一下?」二阶堂戏谑地说着,「不,我还是算了,」三月撇过头耳根稍红,二阶堂都看在眼里。

        他笑了一下起身,「喂喂,这样可是犯规阿。」他双手搭在梳妆桌前把三月围了起来不让他离开,「大叔你喝醉酒阿,我犯甚么规了?」三月坐在椅上抬头看了二阶堂,用著有点颤抖的声音跟他说话──紧张,他在紧张。

     「你知道为什么我睡不着吗?」二阶堂低下头双眼盯着三月,「不知道,为什么?」三月的双眼不敢直接看著他,「因为……」二阶堂拖了一下尾音头低到三月的耳旁「在想三仔你阿。」稍微压低自己的声线让声音聽起来更低沉,不知道为什么三月聽起来感觉有点……色情?

     「……你能在羞耻一点。」三月回应了这句,他明白二阶堂再说什么,二阶堂也不笨他也知道三月回应这句的意思。

      「阿──果然哥哥我不適合这种事。」二阶堂已经确认他想确认的事,很自然地就放下双手头直接靠在三月的肩上,「不过你刚刚说的是真的?」三月也不管二阶堂就这么看著镜中的自己与他,有点不真实──因为他也困扰很久。

      「阿,那倒是真的。」二阶堂抬起头,双手环著三月的脖子,头靠在他的头顶上,「……哈哈哈哈,大叔原来你也会这样!」三月笑了起来,他还真的没想过二阶堂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哥哥我突然觉得好羞耻。」他倒也没阻止三月继续笑他,毕竟他自己也没想过会这样。

        又是一个夜晚,那个人不再失眠,倒是睡了一个好觉,一觉到天亮,天亮了又能看见那娇小的身影、和那吸引他的笑容。

=

Fin.

评论(2)

热度(19)